珍藏在行中的悔恨

  心中永远的一个悔恨,也许就是母亲的那次生日吧!那次我没有为您长生日歌,没有与您一同吹蜡烛,没有与您一同切蛋糕。那次有多后悔我无法谚语!但这却早已珍藏在我的心中。 
  忙碌了一个下午以后,终于,母亲轻轻的拭去了额角上的汗珠,坐下休息了。 
  面对着桌上丰盛的菜肴,母亲脸上漾出了一丝微笑:儿子就快回来饿。母亲类光又转向了桌子上的蛋糕和蜡烛,仿佛看到烛火中儿子甜甜的微笑,听到儿子为她唱《生日额》。几十年没过生日,对绳梯的印象也早已淡漠。在记忆中,我一年年长大,我的生日也过了一个又一个,可母亲的生日却一年又一年地被遗忘了。而那天则是母亲的生日。 
  回到家,放下书包,朝妈喊了一声:“妈,我回来了。”只见母亲一下子从椅子上蹦了起来。这一声平常的呼唤,怎么有如此巨大的力量?也许是因为吓了一跳,也许是…… 
  “妈,好香啊!”我已走到了母亲的身旁。“这么多菜,有客人吗?”我满脸的问号,看得母亲不知如何张口。没等她说出口,一个红的耀眼的包装盒跃入了母亲的眼帘。她十分惊喜,并且上面写着“生日快乐”四个大字,母亲看了看,这是我的笔迹。她的声音似乎也些许颤抖“这是……”“今天我的同学生日。”“啊……”当时的我根本没有理解母亲“啊”这个叹词的含义!兴奋地说我这礼物的不同寻常,而母亲则站立在那,眼神中空荡荡的。 
  许久,母亲才微笑着说了一句话:“孩子,同学家远吗?”预期显得怪怪的。“不远。妈我去了。”“不,哦,好吧……”母亲张了张嘴,把想说的又咽进了肚里。“早些回来”那时的母亲能说的也只有这几个字吧?“吱……”紧跟着便是关门的轻声。木请,我不敢想象那时的关门声是多么的重,好似重锤击打般。 
  那天晚上,我回来了看到客厅的灯依然亮着,桌上多出了一个蛋糕,上面的蜡烛早已染尽。我的心一震,猛然感受到了母亲的生日已过了好久了,我屹立在那不知所措,许久许久作文 ,看这蛋糕。 
  我推开了母亲的房门,从缝隙中看见了母亲,母亲已经睡了,手里抱着的是与我的照片。 
  那时的一切,好似刚发生过,至今我都无法弥补与忘记,早已珍藏在了我的心中。那份后悔,那份悔恨,我不知道我该如何处理。但在我的心中已成了永久的悔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