炼钢厂里的梅花开了。(景物开头,令人耳目一新,同时设下悬念。)

  想来也是惊奇,这炼钢厂是什么地方?是熔炉,是高温的代名词。今天,厂里却一片凄楚萧条,只留得那梅花傲在枝头。(梅花的绚烂与炼钢厂的破落形成鲜明对比,体现作者对艺术手法的精巧运用。)

  当我随爷爷来到厂里时,不觉有阵阵热浪,倒是迎面而来一股充满着悲伤的风,再走进几步,哀乐的声音已是十分清楚了,也便使我的心也跟着沉了几分。(进一步渲染悲伤的氛围,也使悬念越发浓厚。)

  早在几天前,爷爷就有些心神不宁,嘴上总念叨着他那位在炼钢厂里结识的老伙计。这老伙计年轻时就与爷爷在同一车间里炼钢。设备不到位,这位姓梅的炼钢好手便手把手教爷爷如何打铁,炼钢。不知不觉间,就结下了五十年的交情。

  五十年的交情怎能说没就没,可老天就是残忍。在这个冬天,老梅去世了。(到此处悬念揭开,也揭示了以梅花为开头的用意,原来文章的主人公就姓梅。)

  爷爷来到遗像前,蓦地就老泪纵横,险些站不住,坐上椅子后开始望着梅花,开始向我诉说老梅的往事。

  爷爷悲伤难抑,我也跟着难过,故事听不大全,却也从中听出老梅是个风骨不凡的人。

  老梅从小家里贫困,却有得一身蛮劲,就被介绍到炼钢厂去了。人长得糙,做起事来却心细,他打出来的铁,总是受到验工检收人员的一致好评。

  这下子就引来一群气不打一处来的“闲人”挑衅,扬言要与老梅一决高下,谁输谁滚蛋,老梅应了。较量的那天,他坦然地面对,却不料有人在他炼铁的原料做了手脚。在一群等着看好戏的人的目视下,他手中的火钳夹不住含碳量过高的生铁,硬生生地将其夹碎,滚烫的少许铁块就烫伤了他的脚。脚指头立即就烫的发红磨出了血,一片血肉模糊,看起来狰狞吓人。

  旁边的人起初是笑,后来看他还是纹丝不动地继续打铁时才连忙叫他停下,意识到问题大了,要及时送医院了。

  但老梅却睬都不睬他们,仍旧将碎裂的铁打成样才一瘸一拐地离开,不顾任何人的唏嘘。

  那个下午,当爷爷看到来找自己的老梅脚上是一片血肉模糊的情形时,他差点就举着锄头冲出门了,老梅一把阻止了他,“是我输了,这钢铁厂是容不得我了。”爷爷怔了怔,望着他面上隐忍出的滚滚汗珠,就仿佛看到了一块上好钢铁历经磨难终地炼得辉煌坚硬。(比喻精妙。)

  “不,你还得去!炼钢厂是需要你这般风骨的!”

  于是,当老梅再一次站在炼钢厂的门口时,全厂人都迎接。这一干就是今天......

  又或许,到今天也不曾停止,你看那梅花,正傲立枝头,而老梅,即使转身迎面而来的苦难,但他依旧处乱不惊,风骨犹在。(呼应开头;以梅花的傲立枝头比喻人在苦难面前的顽强,别具动人力量。)

  年级:高一

  作者:王琪

  题目选自:上海卷


立意

 

内容

 

结构

 

语言

 

立意为“风骨”,本意在写人,开篇却以梅花引起下文,后文详细阐述老梅的人生事迹,梅花的品格就是老梅精神品质的象征,两者相互映衬,顿时为立意构思增添色彩。

 

内容构思精巧。写人上以梅花作象征;开篇巧设悬念;中间段落详细描写老梅的事迹,细节生动真实,人物形象塑造活灵活现;结尾再次以梅花映衬老梅精神品质的高贵和不屈,使情感得到进一步升华。

 

结构清晰,逻辑行进步步相扣。

 

文章语言朴实而生动,富有情感,不刻意炫技但遣词造句恰到好处,体现作者对语言的精准把控;人物形象描写细节丰满,耐人咀嚼;动词的使用上极具功底,寥寥几笔就勾勒出一个鲜明的人物轮廓来,对事件也交待得一清二楚。

 


陆玉,学而思·爱智康高中语文产品教研员,四川大学汉语言文学本科。


本地一对一辅导,就上学而思·爱智康
 
作文网专稿,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中小学写作指导、写作素材、优秀作文以及有奖活动

尽在“作文网”微信公众号


156681747792910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