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路花·金花落烬灯

周邦彦

金花落烬灯,银砾鸣窗雪。夜深微漏断,行人绝。风扉不定,竹圃琅玕\\\折。玉人新间阔。著甚情悰,更当恁地时节。

无言欹枕,帐底流清血。愁如春后絮,来相接。知他那里,争信人心切。除共天公说。不成也还,似伊无个分别。

赏析:

桌上的灯花一点一点地凋落在眼前,窗外的雪片一声一声地拍打着思绪。寒夜如铁,冷月如刀。路上早已不见人迹,风却愈来得紧了。竹林里的劲竹不堪夜雪的厚重,传来阵阵“嘎吱”声,催人魂断。新婚即别离,再甜美的爱情,也经不住这一夜风月竹雪的撩拨;

一声轻叹,才惊觉枕边席已凉,泪水止不住地往下流。对情郎的思念啊,就像那残春里的柳絮,连绵不绝!恍惚间,仿佛望见他正手捧我写给他的情信,眼中满是浓情。天地日月为证,我只盼那情郎早日归来,哪怕舍弃功名,也要厮守一生以慰今夜离人之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