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学名家看东莞”中篇小说创作交流会在樟木头举行

12月20日下午,由东莞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樟木头镇人民政府主办的“东莞中篇小说创作交流会”在樟木头文联举行。参加中国东莞“松山湖·《十月》中篇小说榜(2019-2020)”颁奖典礼的获奖作家、国内文学名刊主编和专家学者们,聚集一堂,围绕“中篇小说创作观察”和“东莞小说创作现象和思考”两大主题,探讨当前小说创作及相关文学话题。

与会作家、学者结合各自的经历,分享对中篇小说及文学的看法和创作经验,在交流学习中探讨广东作家在新时代背景下,如何创作出更多优秀的文学作品。本次活动由东莞市作家协会、东莞文学艺术院协办,樟木头镇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中国作家第一村承办。

广东丰厚的文化资源是重要的写作题材

文学名家纵横论:写什么与怎么写都很重要

广东丰厚的文化资源是重要的写作题材

小说创作如何书写现实与历史?《十月》杂志主编、编审陈东捷主持了创作交流会,并首先就此话题谈到自己的观点。他认为,现实是正在发生的历史,不是说每个人都要正面的去写历史,写历史也不能只写外在的历史,还应跟自身相关性结合起来。他说,作者可以把异乡写成故乡,也可以把故乡写成异乡,心理和情感这种距离带来的亲和感或者疏离感是一个非常复杂的过程,辗转腾挪也是给小说打开了一种空间。他强调,当代小说创作中,作家们曾经认为写什么不重要,怎么写才比较重要,以致出现如先锋叙事等流派。而在当下时代中,写什么也是很重要的,每个人要寻找自己的定位,很多东西是无法忽视的。

广东丰厚的文化资源是重要的写作题材

广东作家对于感受现代文化和改革开放的时代浪潮拥有先天优势,他们该担负起怎样的创作使命?著名评论家、中国小说学会副会长、中山大学教授谢有顺在座谈交流中指出,广东是中国现代文化发轫之地,也是最早影响世界的省份之一。东莞的虎门,就是东莞最具代表性的地方。现代中国的构造,包括很多现代文化的样式、原型都是从广东开始。这是广东极大丰厚的文化资源,本身也是巨大的写作题材。

谢有顺说,广东作家还是要沉潜下来好好研究这个时代,叙写现代社会包括改革开放以来的经验。广东作家在回忆故土乡村和现在的打工者生活题材方面,都有写的很好作品。他认为,带着故乡口音的人来到新的地方,在新的地方拼搏、生活,经历了怎么样的裂变,有怎么样的冲突,两种经验发生碰撞以后产生怎么样的现实,这才是伟大的时代性的主题。“别的时代没有这样的经历,别的地方也没有大规模的经验碰撞,来自全国几十个省,甚至几千个村庄的人来到这个地方,大规模的经验碰撞,它留下了疼痛、希望、破裂感、信心、成就感。这是巨大的写作财富,是广东作家极大的优势。这需要作家沉下来,甚至做一些笨拙的研究、采访、体验,才能够把握好这样重要的题材。怎么样以现代的眼光,以现代文化、现代视野的角度,写出现代人的这样一种特殊的遭遇、特殊的经验,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写作领域。”

广东丰厚的文化资源是重要的写作题材

随时互联网时代的发展,当下的写作与阅读方式也逐步发生变化。著名评论家、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副会长陈福民坦陈,不可否认,大量的写作和阅读是非纸质的,现在的媒体客观上促进了轻便和快速的阅读。这个时代的变化,以文字为载体的纸质写作是人类文明的传递脉络,有质量的文学不可能消亡。“改革开放40多年,取得成就最高的一个体裁我认为其实是中篇小说。在当下的状态下,中篇小说是特别被人看重和更容易操作的文体。”他认为,一个作家的成功之路,在技术上写三四个中篇被人记住,肯定比写一个长篇好得多。

陈福民强调,上世纪80到90年代掀起了写什么不重要,怎么写才重要的风气。后来大家都写不下去了,谁也不知道谁写的是什么。这十多年,写什么重新变得重要起来,但写什么和怎么写之间一直是辩证的、互相冲突、互相提升的,一定要把这个问题提到这样的高度来认知。

广东丰厚的文化资源是重要的写作题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