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 骏绘(新华社发)

徐 骏绘(新华社发)

  煤集团精干一线,优化二线,压减三线

  去产能,这里的人都去哪了(样本·关注去产能)

  本报记者 乔 栋

  作为我国的煤炭大省,山西去产能目标最终“落子”。《山西省煤炭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实施意见》近日印发,提出到2020年,全省有序退出煤炭过剩产能1亿吨以上。

  改革有红利,也难免要经历阵痛,人员安置是煤企化解过剩产能的重中之重。此前召开的国务院新闻发布会上,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部长尹蔚民称,在煤炭、钢铁两行业供给侧改革职工安置过程中,将有180万职工被分流,其中煤炭行业约130万人。

  事实上,早从2014年下半年开始,晋煤集团等山西省属煤企就陆续开始采取一些措施分流职工。在山西省属七大煤炭企业的2016年规划中,多数提到了具体的人员分流事宜。具体怎么安置?近日记者来到了晋煤集团,对员工安置问题进行了采访。

  向非煤产业转岗分流——

  “转岗就是给活路,早一步行动还能占据主动”

  2015年,一张面向晋煤集团古书院矿全矿职工公开招聘超市工作人员的启事打破了矿区的平静。

  今年33岁的王甜原本是古书院矿井机电队的成员,回忆当时报名的情景,王甜坦言:“很多人不理解堂堂国有大煤矿竟然搞超市,有人甚至断言,开不了三个月就得倒闭……老实说,我当时也有些动摇。去吧,大家都不看好,走错一步就很难回头;不去吧,眼前这个机会确实很难得。”终于,在报名结束前,她决定去超市工作。

  一年过去了,作为古书院矿旗下的非煤产业,万德福超市目前已经在晋城开设了四家大型超市和数十家便利店,发展势头迅猛。

  魏福晋,曾经是晋煤集团古书院矿的职工,现在则是万德福超市的鲜肉主管。记者见到魏福晋时,他正在超市的鲜肉专柜,一边擦汗,一边指挥柜员摆货。

  “转岗就是给活路啊,你看看现在整个都在岗位分流,早一步行动还能占据主动呢。”一旁的超市采购助理周建新说,“我原来在矿区是搞行政的,工作氛围其实挺压抑,后来工资越发越少,索性心一横,还是出来试试吧!”

  和他们一样,古书院矿的近900名职工转向了煤炭主业外的其他产业。

  能培训的培训,能转岗的转岗,确实不能转岗的要做实做细托底工作。早在2014年晋煤集团就下发了《晋煤集团关于下达减员分流指标的通知》,要求各单位结合实际制定减员分流指标,通过减员分流实现降本增效、人员负增长。目前,通过“转岗分流”的方式,晋煤集团累计已经有2000多人走上了新的岗位。

  二线转一线——

  “人员安置工作得反复做”

  除了流向非煤产业,主业煤炭的一、二线井下工作人员也要减。

  晋煤集团凤凰山矿区党委宣传部部长牛晨介绍,井下的一线工人,是工作强度最大的工种,以前这些工作不少都是外包出去的。现在为了降低成本,把外包工作收回,而原本在井下从事安检、机电的二线工作人员,则转入一线。

  晋煤集团王台铺煤矿区今年把产能目标从270万吨下调到100万吨。该矿党总支书记杨健康刚开完动员宣传大会,说道:“形势任务教育工作每天都在进行。人员大调动,有的员工不理解,但是还要推进。”旁边政工科长田建文补充说:“有时候开会讲完分流政策,大家不能马上领会了解,这个工作得反复做。”

  “为了配合去产能的目标,我们把530人的外包人员剥离,同时调动170多人从二线转入一线。此外,我们还将实行内部轮岗、内部招聘的方式进行人员精简。”杨健康说,王台铺煤矿的在岗人员数量将从2224人下降到1800多人。

  转入一线,工作强度加大不少。记者碰到了一线煤炭工人秦俊平。

  “以前是四班倒,现在是三班倒,又是背水泥,又是扛木块,工作量加大了,挣得和在二线时一样多。”井下的高强度工作让秦俊平褶皱的脸上有些疲倦,他继续说道,“行情不好,大家都受影响。”

  二线工人转入一线,原来二线工人的工作谁来干?把地面的行政后勤人员转岗到井下,还能缓解行政后勤人员冗杂的问题。

  原本在凤凰山矿区餐饮服务部当服务员的张兵霞,现在是一名井下的主扇司机。刚转到一线时,挺不适应:“以前当服务员比较省心,现在工作责任变大了。”